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上海长江联合金属交易中心

,欢迎您!
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 > 新闻

欧佩克特别会议前瞻:减产没门 沙特任由委内瑞拉自生自

时间:2018-03-02 09:35:45

南华期货外盘开户正规、合法的交易平台,提供  南华期货外盘开户 南华期货 等相关信息。

  

  上图为被掠夺一空的委内瑞拉超市货架。

  委内瑞拉呼吁多时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终于“有所感动”,将于周三举行特别会议讨论油价问题。尽管委内瑞拉已经到了经济甚至社会崩溃的边缘,急需提高油价增加国家收入,但考虑到现实情况,考虑到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的旧怨,以及更重要的是——考虑到沙特和欧佩克的长远布局,减产提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次会议注定将是走过场而已。而委内瑞拉崩溃,其实完全是沙特和其他一些欧佩克国家喜闻乐见的。

  欧佩克的这次特别会议,主要是为了听取委内瑞拉稳定和提高油价至70-100美元/桶的计划。委内瑞拉是欧佩克的创始国之一,因此面子总是要给的,哪怕只是装模作样。可是,其他成员国到底是否会接受这一计划,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委内瑞拉的局面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正如能源经济学家菲尔·沃勒格尔(Phil Verleger)所说,其是“石油供应链条上最薄弱的一环”。委内瑞拉外汇储备已跌至153亿美元,为近12年来最低水平,而且其本月和下月还必须偿付45亿美元的债务。食品短缺、抢劫频发和灯火管制更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紧张。另外,委内瑞拉将在12月举行大选,这更使整个国家都陷入动荡不安的状态。因此,委内瑞拉迫切需要高油价带来的额外现金流。

  但是,欧佩克的实际领导者是沙特,除非他们突然大发慈悲,不然的话,委内瑞拉根本就无法指望得到任何帮助。诚然,沙特自己也在迅速消耗着外汇储备,但关键是,他们还烧得起。更不用说,利雅得和加拉加斯之间,原本就有些宿怨纠葛。1990年代中期,委内瑞拉曾经试图最大限度提升产量,以抢占市场份额,而他们的这一决策和其他一些因素一起,最终导致了1998年的油价大崩盘。于是,委内瑞拉不得不和其他欧佩克及非欧佩克产油国协同遏制供应来稳定油价。

  更重要的是,沙特只要听一听来自全世界石油行业的声音,他们就会明白,现在要减产提价,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本周也是油田服务巨头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和哈利伯顿(Halliburton)发布第三季度财报的时间。从他们提供的资料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全球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都在拼命生产,以确保自己的现金流,但同时也在拼命削减新项目的投资。换言之,低油价正在迫使沙特的竞争对手们勒紧裤带,但是战争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事实上,战火也蔓延到了欧佩克内部。沙特的劲敌伊朗之前也曾呼吁各国减产以支持油价。但是现在,随着制裁逐步解除,市场大门渐渐打开,他们也开始尽力扩张产能了。还有伊拉克,尽管被卷入了叙利亚的内战,但是这并没有耽误他们坚持以最快速度生产石油。甚至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科威特,也针对沙特的产品给自己的油价打了史上最大的折扣,想要釜底抽薪(延伸阅读:《争夺亚洲市场竞相减价 石油价格战蔓延到欧佩克内部》)。

  过去55年时间中,欧佩克诸国并不总是团结一致的。而现在,欧佩克内部关系显然又是处于低潮。一定程度上,委内瑞拉的困境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前总统查韦斯曾经大清洗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结果之一就是该国原油日产量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内减少了约100万桶/天。这段时间内中国对原油的需求突然爆炸式增长,油价一度冲上三位数,而这又促成了页岩革命的发生,也鼓励着各个石油生产国走向海洋和沙漠的更深处,同时,也迫使消费国发起了新一轮的消费抑制努力,而从长期角度说来,这些后果对沙特都是不利的。

  另外,尼日利亚、利比亚和一些中东国家在过去十年中都被证明为并不是特别可靠的石油供应源。同时,那些最迟在1970年就已加入欧佩克的国家,约有半数产量巅峰发生在至少十年前了。

  沙特当然不会正式解散欧佩克——为什么要放弃这样一个平台,放弃维也纳那些有趣的会议呢?可是,沙特也绝对不会让最弱的成员来制定规则。事实上,就迫使俄罗斯、加拿大和美国石油行业萎缩,抢占市场份额的计划而言,一个欧佩克成员国陷入经济危机,反而有利于计划的实施。至于那个倒霉蛋是谁,不说大家也都猜得到。

  原文出自新浪财经,金十新闻略有改动。